返回首頁 | 加入收藏
行業新聞 & Industry News
行業新聞 & 上海博物館景德鎮瓷器大展:填補明瓷“空白期”  
上海博物館景德鎮瓷器大展:填補明瓷“空白期”
更新時間:2019-5-30 15:18:06 瀏覽次數:80

來源: 雅昌藝術網專稿 作者:王璐 


摘要:​上海博物館“灼爍重現:十五世紀中期景德鎮瓷器大展”現場開幕式現場關于景德鎮瓷器,我們都了解明宣德的青花大碗,更加熟知明成化的斗彩雞缸杯。但是在這兩大制瓷高峰的期間,宣德以后,成化之前,卻一直有一段“空白期”。也就是明朝正統、景泰、天順三朝,景德鎮瓷器在十五世紀中期的29年里,有一段默默無聞的時期。…

 

 

關于景德鎮瓷器,我們都了解明宣德的青花大碗,更加熟知明成化的斗彩雞缸杯。

但是在這兩大制瓷高峰的期間,宣德以后,成化之前,卻一直有一段“空白期”。

也就是明朝正統、景泰、天順三朝,景德鎮瓷器在十五世紀中期的29年里,有一段默默無聞的時期。

zsMChGSEvdNk3OXWc7SSwjV7CUk2RmT1hkrVw3yo.jpg

lCSTw0Gj8DmeY3meSoGijVB1CSqkHjDfKpYtSMjB.jpg

展廳現場

“空白期”并不是字面上技術斷層、窯場停工、發展暫停的局面,而是因為戰爭頻繁,內部爭奪皇位的動蕩時期,景德鎮瓷器業也隨之受到了影響,所燒制的瓷器幾乎不書款識,也沒有過多的歷史文獻記載,使得明清文人士大夫和收藏家對它們并沒有鑒賞記錄,所以給世人造成了當時景德鎮御器廠似乎沒有燒制瓷器的印象,即使機構或個人有這一時間段時期瓷器的收藏,因為沒有足夠證據,也被推斷為宣德或成化瓷。

所謂“青花貴宣德,彩瓷貴成化”,但是經歷了中間三朝之后,為何成化斗彩瓷能流傳千年,并以至一掌大小的雞缸杯誕生出天價?其中當然需要這三個朝代的承上啟下作用:正統時期模仿宣德工藝,出現了一些工藝相似的盤、缸等大器,并開時代先河大量使用紅綠彩。而天順年間的小器物、釉下彩等,反倒被成化瓷器繼承。

“我們展覽正好將時代鏈接起來,知道斗彩瓷器如何過渡發展,也能看到宣德到成化年間,瓷器工藝繼承開拓的痕跡”,上海博物館館長楊志剛表示。

展廳現場

2019年5月28日,“灼爍重現:十五世紀中期景德鎮瓷器大展”在上海博物館開幕,揭開十五世紀中期景德鎮陶瓷“空白期”的時機已經成熟。

展品是以景德鎮御器廠發掘出土的器物以及上海博物館的藏品為主,并向國內外26家博物館、考古研究所借展,共展出285件/組瓷器。如此大規模的匯集,在業內尚屬首次。

你想看到的瓷器種類,在展廳中的四個單元均有呈現:從只有皇家能使用的官窯、景德鎮御器廠170余件/片修復瓷器或標本,官窯、名窯考證模糊的藩王遺留物,和墓葬出土供器、生活用品的民窯。

【為什么說揭開“空白期”瓷器的時機已成熟】

上世紀70、80年代,就有人開始研究“空白期”瓷器,但依據不足,這段被淹沒的歷史很難展示出來。而在1988年和2014年,景德鎮御器廠遺址上2次出土的殘片,打破了這種停滯不前的局面。

遺址文物堆積地層圖

根據地理位置和遺址文物堆積地層推測,1988年發現的可能是正統遺存,“這一地層上是成化地層,有發現成化款識的瓷器,下一地層也有宣德年款制造的瓷器。而中間一層出土了很多大缸,在查明史、地方志等文獻上都看到有記載這樣器物,所以一下子就敲定這一批遺物為正統年間。它們的出現解決了所謂空白期的問題,證明空白期其實是有燒造的”,景德鎮市陶瓷考古研究所所長江建新告訴雅昌藝術網。

相較于1988年出土的50余件器物,2014年在景德鎮御窯器北邊發現了100余件,物種豐富。而據推測這些遺物可能是正統和天順遺存,但也不完全排除其下限在天順末乃至成化初年間。

展廳現場

“通過考古發掘,可以判斷正統至天順年三朝的官窯燒制情況,基本能看出端倪甚至有初步結論。特別是正統、天順相對繼承和相似的燒法,可以清晰了解陶瓷燒制歷史”,上海博物館陶瓷部研究館員陸明華表示。

因為兩次考古發掘的實物依據,均是過去所不見的款識、工藝,上海博物館舉辦本次展覽,不僅揭開了“空白期”瓷器的背后文化現象,也解決了學術上的重要課題,為研究瓷器史、人文歷史的學者,提供了第一手珍貴資料。所以,展覽也做到藝術性、學術性、探索性。

【從一口大缸開始的導覽】

展覽的故事從一口大缸開始。

第一單元“華章再現”皇家氣概官用瓷

《青花云龍紋大缸》

明正統(1436-1449)

高65.5cm 口徑56.5cm 底徑51.0cm

上海博物館藏

第一單元“華章再現”皇家氣概官用瓷進門處,主要為上海博物館館藏器物,其中第一眼就是目前明代傳世瓷器中最大體積的《青花云龍紋大缸》,這件器物自1995年來到上海博物館,便一直在瓷器廳展出。本次為了展覽更換展廳時,在前期預案已經準備充分下,其重量需要至少6個人共同遷移。

第二展廳的《青花云龍紋大缸》

明正統—天順(1436-1464)

高75.5cm

1988年明代景德鎮御器廠遺址(珠山西側)出土

景德鎮市陶瓷考古研究所藏

而這件上海博物館《青花云龍紋大缸》與第二展廳景德鎮御窯廠出土的一件龍紋大缸幾乎相似,但出土器物是由大量碎片拼接而成。

《青花云龍紋大缸》可以與文獻相互印證,宣宗皇帝朱瞻基去世后,9歲太子朱祁鎮即位。但是輔政者宣布銅器、器皿等制造全部罷停。但在正統四年(1439年)毀于火災的奉天、華蓋、謹身三大殿重造完工,需要大量器物來使用和裝飾,皇家的膳食用品、光祿寺等也有這樣的需求,于是正統六年,又下令開始燒制瓷器。

上海博物館藏《青花云龍紋大缸》局部

但可能中間幾年的停工,讓各方面的燒制技術生疏,而使得一批器物有瑕疵。在正統九年,太監王振發現制作的青龍白地花缸有細碎裂紋,并稟告皇帝,被勒令重造。

而在景德鎮御窯廠遺址出土的大量大龍缸碎片確實都有裂紋。即使上海博物館這件難得的傳世完整大缸,器身也有裂紋,而且造型、青花‌‌紋飾、風格幾乎一樣,所以可以認為,它們是‌‌同時期同一個地方出來的景德鎮官窯瓷。‌‌

但因為“空白期”瓷器的造型到釉彩、紋飾及制作工藝,與宣德、成化朝的風格相似,因此過去不少制品都被劃歸這兩朝。現在,通過景德鎮御窯的考古發掘品和其它相關研究,本單元展出的大多數器物可認定為正統至天順時期燒造,也可能屬于連接這幾個朝代的制品。

《青花卷草紋梅瓶》

明正統—天順(1436-1464)

通高27.0cm 口徑5.6cm 足徑9.8cm

2001年北京市海淀區明皇子墓出土

北京市問問研究所藏

2001年出土于北京市海淀區明皇子墓的《青花卷草紋梅瓶》。雖然有破損,不過可以明確這座明朝‌‌成化二年墓的主人是成化皇帝僅活了10個多月便去世的大皇子。

成化初年見深皇帝去世后幾年已經停燒瓷,所以這件器物可以進一步證明,燒制時間為‌‌天順年間。

《青花纏枝蓮紋葫蘆瓶》

明正統—天順(1436-1464)

高44.5cm 口徑5.8cm 底徑20.3cm

東京國立博物館藏

同樣以單獨展柜陳列在展廳中央的《青花纏枝蓮紋葫蘆瓶》,由日本東京國立博物館借展。而“空白期”瓷器以筆觸描繪人物或者動植物作為主題紋飾比較多見,但是這一款式的葫蘆瓶給人生硬、程式化的印象很少見。而在第二展廳,景德鎮御窯廠遺址的出入發現中,也有一件葫蘆瓶被發現。

故宮博物院借展的器物

葫蘆瓶左邊,一眼看去就知道它們出自宮廷。因為來自故宮博物院18件作品中,青花紅彩器物更顯富麗。瓷器上青花紅彩兩種彩飾方法相結合,是明代早期御窯瓷器中一種新穎的裝飾工藝形式。

皇家器物中的紋飾不能隨意發揮,而是需要按照官樣圖像風格來制作,龍鳳為主。但是在這批器物中會經常看見海怪等形象。其實這是受政治大環境影響的時代印記,正統年間國家外患內亂、天災人禍,“海怪”實際上是祈求天下太平、五谷豐登的寓意。

《青花紅彩海水瑞獸紋高足碗》

明正統—天順(1436-1464)

高10.8cm 口徑15.6cm 足徑4.4cm

《青花紅彩海水海獸紋碗》

明正統—天順(1436-1464)

高9.6cm 口徑16.4cm 足徑5.5cm

上海博物館藏

其實“海怪”紋在永樂時期的高足碗中就已出現,宣德時期,這類紋飾也一直沿用永樂時期的圖像位置設計。2014年在景德鎮出土的“空白期”瓷器中,大量“海怪”紋飾的傳世器物出現頻率不少。

第二單元“還原歷史”御器廠出土實證

第二單元“還原歷史”御器廠出土實證,呈現了1988年和2014年兩次考古發掘成果的170多件(片)富有代表性和典型性的器物及標本。除了第一單元的傳世瓷器在御窯廠均能找到同類或相似器物,但還有很多器物不見傳世,反映出從明初以來景德鎮官瓷燒造的連續性。

上海博物館陶瓷部研究館員陸明華(左一)導覽現場

《青花大繡墩》面子

如《青花大繡墩》,是傳世從未發現過的特殊形制器物。‌‌2014年景德鎮‌‌御窯廠遺址上發現了很多碎片,因為修復大件器物對場地面積有需要,所以前幾年只能看到面子。‌‌為了本次展覽特意對大量殘片整理工作,修復了松竹梅紋、青花方勝紋兩種樣式繡墩,第一次完整呈現在觀眾面前。而修復后繡墩,可能是中國古代‌‌最大的坐凳。

左邊:《青花方勝紋大繡墩》

明正統—天順(1436-1464)

高48.0cm 面徑46.5cm 腹徑52.0cm

右邊:《青花松竹梅紋繡墩》

明正統—天順(1436-1464)

高48.0cm 面徑45.0cm 腹徑51.0cm

兩件均出土于2014年明代景德鎮御器廠遺址(珠山北麓)

景德鎮市陶瓷考古研究所藏

《青花松竹梅紋繡墩》局部

另外據透露,還有一件“獅子戲球”紋的繡墩正待修復。

現場瓷枕

《青花折枝花卉紋如意形枕》

明正統—天順(1436-1464)

高13.0cm 長34.0cm 寬26.0cm

2014年明代景德鎮御器廠遺址(珠山北麓)出土

景德鎮市陶瓷考古研究所藏

《青花大繡墩》旁邊的《青花瓷枕》也是十分罕見的官用瓷。瓷枕在電視上或許會出現,宋元時期民謠瓷枕傳世的也非常多,但是官方制瓷機構上顯示皇家使用的瓷枕卻很少。2014年,景德鎮御窯廠遺址出土的瓷枕,同樣造型有10多種花紋,“在宮廷里,官方使用的瓷枕‌‌還是‌‌第一次遇見”,上海博物館陶瓷部研究館員陸明華表示。

殘碎瓷器經過修復的《青花紅彩云龍紋碗》和半成品(右)

2014年明代景德鎮御器廠遺址(珠山北麓)出土

景德鎮市陶瓷考古研究所藏

這一單元還將成品和半成品的殘片修復品同臺展示,更能看出當時景德鎮御窯廠在工藝上的步驟。

青花梵文碗

明正統—天順(1436-1464)

2014年明代景德鎮御器廠遺址(珠山北麓)出土

景德鎮市陶瓷考古研究所藏

左:高8.0cm 口徑19.5cm 足徑7.9cm

右:高7.2cm 口徑17.0cm 足徑6.8cm

這一展廳的結尾處,有幾件梵文的瓷器《青花梵文碗》、《青花梵文梨形壺》、高足碗…其實梵文不管是正統還是其他朝代均有出現過,例如宣德西藏薩迦寺斗彩盤,可以知道皇家御窯廠曾經為西藏喇嘛燒制瓷器,并作為皇帝的賞賜品運到西藏。

正統時期繼承了宣德瓷器風格,雖然歷代的梵文可能也取決于統治者自身的信仰,但更說明明朝政府與藏族文化的交流往來。

第三單元“亦官亦民”分封藩王遺留物現場

第三單元“亦官亦民”分封藩王遺留物主要以明太祖皇帝朱元璋分封的23個子孫藩王所使用的器物。展品主要來源于湖北、廣西、四川、山東等地與藩王有關的墓葬和遺址中。

之所以劃分這一單元,是因為“它們與官窯器風格相似,質量略遜于官窯,所以可能有官窯的東西,‌‌也有民窯的東西”,上海博物館陶瓷部研究館員陸明華說道。

《青花“天順年置”寬云龍紋碗》

明正統—天順(1436-1464)

2007年武漢流芳街鎮國將軍朱季添及夫人墓出土

武漢博物館藏

‌‌其中有一件少見有款識的,是湖北某一位沒有封為藩王的藩王后代,鎮國大將軍朱季添。這件武漢博物館藏《青花云龍紋碗》出土于朱季添及夫人墓,碗底明確寫有“天順年置”。因為他是藩王后代,‌‌所以瓷器上有龍紋,但也可能與民間也有關系,目前上的沒有準確定案。

第四單元“怡然文風”質樸無華民窯瓷

在對面的第四單元“怡然文風”質樸無華民窯瓷,雖然展示的是民窯,但是使用者均是非富即貴,有地位階層的人士。

正統、景泰、天順時期的民謠有個沖突點,官方嚴格限制燒造的禁令,燒制制作受到了嚴厲打擊。但這個時間段內卻發現了多種多樣的‌‌民窯瓷器,特別是大罐‌‌和梅瓶‌。在圖飾題材上,既有人物、神仙描繪,‌‌也有三顧茅廬、關羽千里走單騎的故事繪畫,深受文人雅士喜愛。整體看這時期反倒有很多文化氣息濃厚的瓷器存世。

明正統—天順(1436-1464)

左:《紅綠彩蓮荷紋蓋罐》兩件

通高30.5cm 口徑6.2cm 足徑10.5cm

通高31.0cm 口徑6.3cm 足徑10.5cm

平武報恩寺博物館藏

右:《紅綠彩花卉紋帶蓋梅瓶》

高28.3cm 口徑4.9cm 足徑11.0cm

上海博物館藏

例如四川有個平武的地方,因為地處山區交通不方便,所以當地報恩寺博物館的瓷器很少走出來展出。1974年,《紅綠彩蓮荷紋蓋罐》出土于四川省平武縣古城鎮小坪山明代龍州宣撫司土官僉事王璽家族墓地,而發現的幾件彩瓷幾乎第一次看見。

右:《青花風景圖花口碗》

高13.0cm 口徑30.2cm 足徑11.0cm

明正統—天順(1436-1464)

天民樓藏

明正統—天順(1436-1464)

而上海天明樓收藏的《青花風景圖花口碗》出土于某太監墓葬中,里面仙山樓閣的題材,是道家最追求長生不老、煉丹成仙思想的體現。畫面內容雖然根據繪畫而來,但“仙山樓閣”最早出現在“空白期”瓷器中,能表現得淋淋盡致很難得。

明正統—天順(1436-1464)

《青花琴棋書畫仕女圖罐》(左)、《青花人物圖梅瓶》(右)

左:高34.4cm 口徑22.1cm 底徑21.8cm

上海博物館 胡惠春、王云華捐贈

右:高38.0cm 口徑5.3cm 底徑13.0cm

靜嘉堂‌‌文庫美術館

另外上海博物館藏《青花琴棋書畫仕女圖罐》中,其發樣服飾、庭院場景、甚至焚香所用案幾香爐,與宣德十年金陵積德堂刊刻的《金童玉女嬌紅記》所附版畫十分相似,畫面樣式雖然沒有直接來源書中,但也體現了相近的時代風貌。

《青花人物圖梅瓶》(局部)

《青花琴棋書畫仕女圖罐》局部

而靜嘉堂‌‌文庫美術館的《青花人物圖梅瓶》中的人物,與《青花琴棋書畫仕女圖罐》上的人物基本一致。所以有推測,這兩件作品可能為同一個人所畫‌‌。

《藍釉獸耳蓋罐》

15世紀中期

高35.2cm、口徑14.5cm、足徑14.0cm

在展覽最后為一件四川博物院藏《藍釉獸耳蓋罐》,通體蔚藍色,放至今日瓷器中仍可以看到它的色彩工藝精妙。但是這件瓷器的用途是官用還是民用,仍然在探索階段,但至少不會是普通老百姓的使用之物。

想要了解更多精彩作品,可以親臨上海博物館“灼爍重現:十五世紀中期景德鎮瓷器大展”,展覽將持續至9月1日。

Copyright 2010 版權所有  上海雅藏拍賣有限公司
電話:13818294849  傳真:021-54610566
技術支持網至普網站建設
富裕人生在线客服